Tuesday, August 06, 2019

這次來回雪梨搭的是華航的飛機,除了因為票價的因素,也是想搭搭看華航的空中巴士 A350-900 型客機。華航機內以木頭色調為主的裝潢和商務艙座位邊的小檯燈的確相當典雅,但是商務艙座椅的螢幕是固定的,所以躺下時腳部的空間會受到限制。

照片:華航的空中巴士 A350-900 型客機

照片:華航空中巴士 A350-900 型客機的商務客艙

照片:華航空中巴士 A350-900 型客機的豪華經濟客艙

這次在桃園機場使用的是華航在 D4 登機門對面的貴賓室,貴賓室內的餐點還不錯,但是座位數量不是很夠,後來有些人必須得併桌才有座位。華航在雪梨機場使用的則是天合聯盟的貴賓室,這個貴賓室提供了一些冷熱食,而飲料的選擇則豐富許多。

照片:華航桃園機場第二航廈貴賓室的餐點

照片:雪梨機場天合聯盟貴賓室的餐點

照片:雪梨機場天合聯盟貴賓室牆上的成員商標海報

華航從台北出發的航班有提供網路選餐,而回來台北的航班則沒有提供這項服務。我來回雪梨這兩趟的晚餐和早餐都選擇中式餐點,而就飛機餐來說這些餐點的味道算是相當好吃的。

照片:華航商務艙的過夜包

照片:華航商務艙的菜單和酒單

照片:台北往雪梨段的餐前飲料和晚餐

照片:台北往雪梨段的早餐

照片:雪梨往台北段的迎賓飲料和晚餐

照片:雪梨往台北段的早餐
今天早上我和 Allen 與 Evania 夫婦在清晨微光中再次來到卡塔丘塔的日出觀景區。雖然這邊比較接近卡塔丘塔,但是包括我們和隨著天色變亮而逐漸變多的遊客的目光其實都聚焦在遠處的烏魯魯岩。太陽從烏魯魯岩的北邊升起,而平整地平線上的烏魯魯岩剪影在東方天空的顏色變化下呈現開闊而壯麗的景色。卡塔丘塔幾塊巨石在日出時分的顏色變化相形之下就不是那麼有特色了。

照片:日出前的卡塔丘塔

照片:晨曦中的烏魯魯岩

照片:烏魯魯岩的日出

照片:清晨的陽光照射在卡塔丘塔上

送 Allen 與 Evania 夫婦到機場搭飛機繼續他們前往澳洲北部的行程之後,我回到度假中心和被迫取消高空跳傘活動的 Yvon 與 Jill 夫婦會合。我們開車沿著環繞烏魯魯岩的道路開了兩圈,再次看看我們前天走過的幾個景點,也看看烏魯魯岩攀登路徑上的遊客。

照片:從烏魯魯日落觀景區眺望烏魯魯岩

照片:攀登烏魯魯岩的人們在岩石上留下的痕跡

一時興起開車走過尤拉拉鎮上的環狀道路後,我們來到艾爾斯岩機場還車。Yvon 與 Jill 夫婦搭上他們的飛機繼續他們在澳洲西部的行程,而我則搭機到雪梨轉機回台灣。回程我同在坐在飛機右側的窗邊,而這次我就可以在起飛時從空中俯瞰烏魯魯岩和卡塔丘塔,在空中結束這趟拜訪澳洲中部巨岩的旅行。

照片:從飛機上眺望卡塔丘塔

照片:從飛機上俯瞰烏魯魯岩

<< 前一天照片集 > | 網路相簿 >>

Monday, August 05, 2019

我們在日出前來到烏魯魯岩的日出觀景區時,這邊已經聚集了非常多的遊客,所以眺望烏魯魯岩最好的位置幾乎都已經被占滿了,我們只能找個比較沒有人的地方靜靜等待早晨的第一道陽光照射在烏魯魯岩上。這個日出觀景區位在烏魯魯岩的東南邊,但是澳洲冬季的日出偏北,所以陽光只有照亮烏魯魯岩的側面。

照片:早晨的陽光照射在烏魯魯岩的側面

照片:早晨的陽光照射在卡塔丘塔巨石群上

回尤拉拉吃過早餐後,我們開車前往卡塔丘塔 (Kata Tjuta)。這是在烏魯魯岩西邊的一群巨石群,高聳的巨石和巨石間的峽谷構成這裡獨特的地理景觀。我們沿路先後在卡塔丘塔的日出和日落觀景區停車眺望這些巨石,然後才開車到卡塔丘塔北側的風之峽谷 (Valley of the Winds)。

照片:從日出觀景區眺望卡塔丘塔巨石群

照片:從日落觀景區眺望卡塔丘塔巨石群


從停車場沿著步道來到土丘上的第一觀景區,這裡可以感受到谷間的風勢但是風景其實相當普通。確認步道有開放後,我們走過巨石邊和山谷底的步道來到狹窄山谷間的高台上的第二觀景區,在這裡吹著徐風邊休息邊眺望山谷裡的平原和卡塔丘塔西側的巨石群。然後我們走下高台來到谷底的平原,頂著烈日走過風之峽谷裡的環形步道,欣賞環繞著峽谷的巨石群的景致。

照片:風之峽谷第一觀景區的風景

照片:巨石間的步道

照片:風之峽谷第二觀景區的風景

照片:巨石圍繞著的平原


為了躲避午後的艷陽,我們回到尤拉拉吃過午餐稍事休息,然後再度開車來到卡塔丘塔南側的沃帕峽谷 (Walpa Gorge)。這裡兩塊巨岩間的扇形峽谷裡形成天然的屏障和蓄水區,而沿著峽谷中央的步道可以一路走到峽谷的盡頭。愈走近峽谷底端,步道兩側植物愈茂密,在峽谷盡頭的觀景區上甚至可以聽到樹叢裡動物的叫聲。很殺風景的是我們在這裡也遭遇這次來這個國家公園裡最密集的蒼蠅群,只要稍微停下腳步,蒼蠅就會蜂擁而至,我們被迫一直移動而無法停下腳步欣賞峽谷內外的風景。

照片:兩塊巨石間的沃帕峽谷

照片:巨石間的扇形谷地

照片:峽谷盡頭的茂密樹叢

照片:從峽谷裡眺望巨石群西邊的平原

我們在日落前回到卡塔丘塔的日出觀景區,這裡可以眺望日落時分卡塔丘塔巨石群的剪影,更可以眺望遠方的烏魯魯岩。惱人的是這邊的蒼蠅也很多,我們欣賞日落景色的同時,也得忙著驅離不斷襲來的蒼蠅群。

照片:眺望日落時分的卡塔丘塔剪影

照片:遠望日落時分的烏魯魯岩

<< 前一天下一天 >>

Sunday, August 04, 2019

我們在天色全黑的清晨六點搭上接駁巴士,加入許多來自歐洲的遊客在兩位嚮導的帶領下進入烏魯魯卡塔丘塔國家公園。巴士在接近烏魯魯岩最北端的路邊停車後,嚮導發給我們每人一個裝了乾糧和飲料的側背包,開始帶領我們這一群十來人的遊客展開步行環繞烏魯魯岩一圈的導覽行程。

照片:清晨微光中的烏魯魯岩

照片:東方漸明的天色

清晨的天色亮得很快,我們繞過烏魯魯岩的北端後來到烏魯魯岩的東北邊,而破曉後的陽光就灑在烏魯魯岩上。烏魯魯岩的東北側是整塊巨石最平整的一區,這片岩面上有許多長年侵蝕形成許多大小形狀迥異的洞穴。嚮導除了向我們介紹這些洞穴形成的原理,也對我們指出每一個在原住民口耳相傳的傳說中有特殊意義的洞穴。我們在烏魯魯岩最東端的涼亭停下腳步,嚮導在這裡向我們述說由東北側岩面洞穴串連而成的傳說故事,我們也在這裡享受其實還算豐盛的早餐。

照片:被旭日染紅的烏魯魯岩

照片:晨光中的烏魯魯岩

烏魯魯岩東南側的步道有幾段就在岩石邊,我們甚至可以親手觸摸到烏魯魯岩。這一側的烏魯魯岩有許多侵蝕切割而成的小山谷。最南邊的山谷的規模最大,這個山谷的盡頭就是穆迪丘鲁水潭 (Mutitjulu Waterhole)。嚮導先帶我們到山谷入口的山洞裡看壁面上許多意義已經不可考的原住民壁畫,然後才帶我們去看水潭。雖然這裡一年的雨量非常少,偶有的陣雨還是會在岩面上形成瀑布並讓周遭短暫氾濫。這個山谷裡的水潭因為地形的因素可以長久儲水,所以附近的動物會來這裡喝水,這也讓山谷的出口成為原住民的狩獵場。嚮導在這裡也向我們述說原住民傳說裡的第二個故事。

照片:近距離接觸烏魯魯岩

照片:經年水流侵蝕形成的大洞

照片:烏魯魯岩面上的水流痕跡

照片:洞穴裡的原住民壁畫

照片:位在山谷盡頭的穆迪丘鲁水潭

我們沿著烏魯魯岩的西南側走到烏魯魯岩的最西端,途中我們聽嚮導說了最後一個原住民的傳說。烏魯魯岩的最西端是攀登烏魯魯岩步道的起點,我們抵達這裡時還沒有開放攀登,而嚮導也對我們說除了原住民文化因素之外,遊客的安全和遊客造成的環境破壞也是決定禁止攀登烏魯魯岩的原因。我們走進當年原住民婦女工作起居的洞穴參觀後,最後嚮導帶我們來到堪久峽谷 (Kantju Gorge) 。這裡也是烏魯魯岩周遭的一個蓄水處,但是今天這裡的水潭是乾涸的狀態。走出峽谷回到巴士,我們正好看到遊客從剛剛開放的攀登入口魚貫走上烏魯魯岩攀登步道。

照片:啟發傳說的岩面苔癬痕跡

照片:烏魯魯岩攀登步道的入口

照片:原住民婦女工作的洞穴暱稱是廚房洞穴

照片:堪久峽谷的盡頭是乾涸的瀑布

照片:開始攀登烏魯魯岩的遊客

回到尤拉拉吃過午餐然後歇歇腿,我們在傍晚來到烏魯魯岩的日落觀景區,天邊已經開始有一些暮色。隨著太陽愈來愈西斜,聚集到這裡的遊客也愈來愈多,而太陽落下地平線前的陽光將烏魯魯岩染上一片嫣紅,著實是值得來此一睹的美麗風景。

照片:獨自矗立在平原上的烏魯魯岩

照片:被夕陽染紅的烏魯魯岩

<< 前一天下一天 >>